7487

台灣首位 CASI 滑雪系統訓練官專訪 - Rusty Lin

POST ON 2020/11/1
snowshowasia

「 THERE ARE NO BAD TRAININGS 所有磨練都是學習 」
台灣雖是一個全年無雪的國度,不過滑雪運動卻在近年來在台灣迅速竄紅,隨著滑雪人口持續成長,也同步增加滑雪教練的市場需求,除了帶動教練證照的報考率,許多滑雪教學單位也相繼出現,但快速成長的教練人口,其中是否暗藏了一些隱憂?新進教練又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認知、心態,以及能力條件?相信也是許多滑雪同好感到好奇的。

出生於台灣的Rusty,從一位菜鳥教練逐步磨練至今,已累積十季以上的海外教學經驗,除了是台灣地區首位考取合格率相當低的加拿大CASI level 3證照的教練,更是目前唯一一位在澳洲及日本滑雪學校皆擔任教練訓練官的台灣人,平時也常透過「rusty聊滑雪」臉書專頁等與雪友分享教學經驗。目前他也正努力準備讓自己的實力跟經驗能夠凌駕下一個層級—成為CASI考官! 

Snow Show團隊特別訪問這位具有相當資歷的教練Rusty Lin,歸納了他在教練職涯的一些反思及建議整理,提供此刻也想投身滑學教職的雪友們一些參考與分享。

台灣首位 CASI 滑雪系統訓練官 Rusty Lin

「投其所好 了解不同國家的證照系統風格有何差別」
根據我目前工作的國家,我本身比較常接觸到的是APSI(澳洲證照系統)及 CASI (加拿大證照系統),我從澳洲開始接觸滑雪,目前也和澳洲的訓練官一起投身教練員的訓練課程。就我對當地APSI(澳洲證照系統)的了解,APSI訓練官比較注重每個動作的紮實度與教練滑行動作的一致性。考試中,滑行指定項目分的較細,會根據教科書上的指定動作去評斷合格與否,簡單來說,每位考生的滑行動作都很類似,所以很容易從滑行風格去辨別出該教練是不是出身APSI系統。 

而加拿大CASI教學系統自由度比較廣,主要是採用結果論(Outcome-Based)來檢核教練的資格,比如說最終目標是要以穩定的速度、流暢的動作在起伏的黑線(高級道)連結轉彎,只要考生最終能達到設定的要求即可,基本上在個人習慣動作的細節上不會有過多約束,甚至就視作為他們自身獨有的滑行風格。大多時候我也會在不同系統的滑法中作切換,但不會限制自己的學員都跟我滑得一樣,因為這比較符合我的理念— 能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去滑行,更重要的是可以玩出屬於自己特色的Style。  

「 了解教練證照等級的差異性  以APSI和CASI系統的四級制為例 」
我覺得主要可以用下三個面向去分類:
I. 教學對象不同 : Lv1教練主要工作是教會學生如何轉彎,適合完全初學者或兒童,Lv2適合已會基礎轉彎、能在初/中階雪道上滑行的學生,Lv3適合綜合能力高、能滑高階地形的學生(CASI Lv3包含改善菜鳥教練的教學),Lv4主要工作是教官,負責訓練Lv1~Lv3教練。
II. 難易度間距差異 : 簡單來說,越高階證照越需要倍數的努力和時間去準備,包括教學經驗的累積,都是隨著等級越高而越細微。假設每個level的證照中間都有刻度作為必須培養的能力值,Lv1—Lv2中間間隔10格刻度;Lv2—Lv3中間間隔50格;而Lv3—Lv4則是中間間隔100格。所以同是Lv1的兩位教練,能力值可能非常不同,可能一位是Lv1.9,另一位可能只有Lv1.1。
III. 滑行技術和教學品質的穩定度不同 : 越高階的教練越有穩定的表現,換句話說,在越高等級的證照考試時,考官對失誤的容錯率越低,假設Lv1考試在十個轉彎中失誤三、四個都還可接受的範圍,但Lv4考試連一個小失誤都導致過不了標準。 

此外,就連同一等級在不同證照系統間也會有難度上的不同,同是Lv3, CASI Lv3考試因為已經包含基礎訓練官的檢定,所以考試內容又比APSI Lv3更複雜,並不是說哪一個系統比較好考,而是說每個系統制定的架構本來就不同。 

「 思考自身所需  不盲目追求證照的張數 」
針對目前考初階證照的風氣盛行,有些人覺得考證照是對自己滑行能力的證明,有些人則是為了職涯的發展,甚至有些人只是陪著朋友一起去考試,報名考試的理由百百種,不過還是建議準備考初階證照的考生們,可以先思考為何需要這張證照,而非盲目地追求證照那張紙,就像很多馬路三寶都有汽車駕照一樣。有證照也不代表就會是好教練,考到證照後,投注在教學和自身技術上的心力和時間,才是養成優秀教練的關鍵。 

「 實力與經驗需超過規格標準才算準備充分 」
建議已取得初階證照的教練先不要急著考進階的證照,先充分累積教學經驗和滑行技術,由更高階的訓練官去評估實力是否超過合格的標準再去考試,沒錯,是「超過標準」而不是「達到標準」,畢竟考試時本來就很難百分百發揮原有實力,就像玩線上遊戲練等級一樣,一步一步、穩紮穩打的提高綜合能力值再去打怪才是王道,能力值不夠時去打太強的怪只有被秒殺的份啊! 

「 培養外語能力 」
雖然近年來已經有些證照考試會透過中文翻譯來讓考生更容易考取證照,不過很多第一手的技術內容大多數都是以外語書寫,許多訓練官也使用外語來訓練,所以具備一定的外語能力對加強教學知識是有利無害的。 

「 保持空杯心態 持續學習 」
當資歷和能力越來越高,教練很可能會陷入「我的教學和滑行比其他人要優秀」的自負框架。因此需要盡量保持著謙虛的心態,能隨時把現有的知識倒光,盡可能去接受、吸取新知,再評估哪些適合自己來作為教學備案。口袋裡的教學方案越多就越能幫學生解惑,當有人吸收不了PLAN A的時候,至少你還拿得出PLAN B、C、D。以我本身為例,目前周圍的外國同事都是考官級別,在訓練官的領域彷彿又回到菜鳥身份,這股壓力提醒著我還有太多能力需要加強,包括表達能力、滑行技術,並嘗試整合教學多樣性,讓內容更加完善。 

「 大量累積教學經驗   建立並延續教學系統公信力 」
在沒有足夠的經驗去作後盾的情況下,久而久之就容易延伸出品質不良的教學問題。試想,如果教練本身的教學經驗不足,卻指導滑行程度超過自己教學能力所及的學生,那就可能發生教練「不會裝會」的教學狀況,導致學習成效降低以及安全性的問題發生,好比今天在泳池中,救生員說他才學游泳五天就考到救生員,請問這樣你會安心嗎?簡單來說,這樣會造成學生對該證照系統公信力的瓦解,對業界整體教學環境都不是健康的發展。  

「 針對學員因材施教 THERE ARE NO BAD TRAININGS  」
不管哪一種教育類別,最有效的教學方式,是根據不同學生的程度去靈活搭配對應的教學內容,比如說,我在日本或澳洲擔任教練訓練官時,大多數接受訓練的都是外國教練,他們可能五歲就會滑雪了,要他們聽一位台灣訓練官的意見本身就有難度。不過我在加拿大受訓時常聽過一句話就是 “There are no bad trainings”(沒有不好的訓練),什麼樣的磨練都是學習,也就是面對怎麼樣的訓練都能有些收穫,反過來說,不管面對怎樣的學員都一定有可以指導的地方。如果今天的學員滑行非常好,我就不針對他的滑行技術,而是針對他在教學方法、課程管理這方面做加強。就算找職業滑雪選手來教滑雪,他們也不一定能有提出有組織邏輯的教學方式給他的學員,找出可以切入的角度,也是專業教練的能力之一。  

「 認識教練的隱性責任  讓學員在過程中開心  安心學習 」
目前台灣的滑雪風氣越來越熱烈,這當然是相當樂見的,不過,畢竟滑雪是項有一定風險的運動,因此希望所有指導者,包括我本身在內,都能不斷精進自己,維持這份頭銜的專業性,持續提供優良的教學內容,讓學生能開心、安全地去學習這項運動。

CASI 訓練官 Rusty,大多時的雪季待在白馬Evergreen

RUSTY LIN
於日本長野縣白馬Evergreen /
澳洲 Mt Buller 滑雪學校
擔任 CASI訓練官 /考官/教練等職務

更多專訪故事:
無限創意的天才選手 – Yuki Kadono 角野友基
BMX降速車與雪板雙棲職業運動員 – 李顯一
二十年的滑雪人生 – 李雨 Li Yu

更多滑雪教練執照組織介紹:
全球普及率最高的滑雪執照 – CASI滑雪教練
南半球最知名 紐西蘭滑雪教練 認證組織 – NZSIA

snowshowasia

POSTED BY

MORE FROM TAG
2020/11/1
snowshowasia
「 THERE ARE NO BAD TRAININGS 所有磨練都是學習 」 台灣雖是一個全年無雪的國度,不 […]...
2021/1/25
Willis
PSIA – AASI (Professional Ski Instructors of Amer […]...
2020/11/20
Willis
全球普及率最高的滑雪教練執照組織CASI (Canadian Association of Snowboard […]...
MORE FROM CATEGORY
2021/3/20
Willis
法國滑雪選手 Valentin Delluc,在法國滑雪勝地 Avoriaz 製作了一支令人瞠目咋舌的滑雪影片 […]...
2021/1/15
Willis
Pump Track,中文常稱為土坡或是泵道,是極限運動賽事如BMX腳踏車賽事常出現的賽道,由許多個U型的土丘 […]...
2021/1/4
Willis
肺炎影響許多雪友放棄了既有的滑雪行程,在暑期疫情期間,假如你很幸運地在南半球,那你還可以盡滑雪之樂,但可能會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