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9

二十年的滑雪人生 - 李雨 Li Yu

POST ON 2020/9/25
snowshowasia

「如何找到自己的天賦」、「如何找到自己理想的職業」這類的標題,相信在各大書店的陳列架上,或是潛能開發課程的文宣上早已是屢見不鮮,有時在酒吧獨飲的鄰桌男女之間,或是在與友人的聚會中,它常常還是最無冷場的話題,但最後誰發現了天賦?誰又進入了理想的職業?在少數的 滑雪人生 成功案例當中,往往會提到一個關鍵的字 —人,一個帶領你走近或走進未知領域的「人」。猶如馬可吐溫筆下的湯姆遇見了哈客,前者充分發揮他特有的機伶,在幾番歷險後挖掘了喜樂;美國影集絕命毒師中懷才不遇的高中化學教師Walter White,亦在因緣際會下重逢了混混毒販學生Jesse Pinkman,前者因此發揮所長建立出自己的地下帝國,終其一生;而中國速降車兼雪板高手李顯一宣稱,他是因為一個「騙」他入雪山的友人,才讓他的名言從「夏天上野山」,多了「冬天上雪山」,並使他成為一位出色的雪板、速降雙棲選手。

李雨,便是帶領李顯一進入被他稱作「白色鴉片」世界的關鍵角色。

年近四十的李雨出生自一個北京家庭,或許多少受到運動員母親的基因影響,不愛唸書的他自小便對各種體育項目充滿興趣。約在1994年,正值青少的李雨首次接觸了令他心神嚮往的越野車(Cross Country Bike),並加入白翼車隊接受正規訓練。1998年,在北京舉行的山地車亞錦賽上,李雨因為當年幾位台灣的參賽好手而進入了速降車(Downhill)領域,而因速降馳騁的地域關係,李雨便開始了他從雪地啟程的人生。特別熱衷在滑雪公園外的「野雪」上追尋腎上腺素激增的快感,也曾經在日本野雪中跟當地巡邏隊大玩追逐戰,這位心性看似不羈的李雨,其實是一名北京的自行車用品與雪具專賣店主,且時常聽著古典樂入睡。 

從2003年開始了他的雪具生意,至今已成為十個國際雪具品牌的中國代理經銷商,「從頭到腳,從裡到外,從內褲到雪襪,都有了」,在訪談中李雨津津樂道的說著,期間完全嗅不出一絲大陸經商者的氣息,只有一種對滑雪單純的熱衷。問答之間,李雨也對這二十年來中國滑雪界的變化敘述了一些看法,同時也分享了一些「過來人」的故事。

Snow Show: 能否簡單介紹一下你自己以及是怎麼接觸到滑雪的?
我是北京人,從小在北京長大,調皮搗蛋不愛上學那種。母親年輕時也是運動員,所以可能遺傳基因,我後來加入自行車隊成了運動員,也算是子承母業吧。我是94年先從山地車(越野車)開始,到了98年亞洲山地車錦標賽,在北京認識了幾個台灣好手,他們帶我了解了速降(下坡賽)是什麼樣的運動,同年因為玩速降的地緣關係,到了冬季就第一次接觸了雙板滑雪(Ski),隔年就開始了雪板(Snowboard)。

Snow Show: 喜歡滑雪的原因? 一年會在雪地多久? 最喜歡去哪些雪場?
其實我喜歡的更多是追求速度的刺激,像是騎自行車、滑雪、摩托車啊,越野摩托車……這些,都是跟速度有關的,所以現在不管季節,都爭取每週上一次山。基本上三月自行車季開始就騎車不碰雪了,然後十一月到三月就滑雪,所以一年應該有超過半年都在山上,大多也都在北京附近。北京附近山地資源多,最常去的像是西山,或是正準備辦奧運的崇禮(河北張家口),因為奧運的關係,雪場也漸漸與國際接軌,崇禮的山地車公園也已經有三、四個,雪資源也好,還有六、七個雪場,所以基本上我們也大多在國內北京、崇禮這邊滑。北京也有很不錯的滑雪公園,像最有名的「南山」,那可以說是最好的,

Snow Show: 接觸過這麼多極限運動項目,有發生過什麼接近生命危險事故嗎?
嗯……還真沒有。那些頂尖運動員做得出些特別極限的動作啊就肯定危險,我年輕還當運動員的時候,那水平也是有限,所以滑雪受傷就斷過手,騎車的話,腳、鎖骨、肋骨都斷過,但其實也做不出那些特別玩命的動作。大概十幾二十歲那會兒有吧,現在來看呀……那都太冒險啦!

Snow Show: 近年民間滑雪運動興起,緊接著東京奧運和北京冬奧的到來,作為一個雪具代理商或是滑雪先驅,覺得自己可以在這氛圍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我覺得就是參與其中吧。其實這麼多年很多人都問過我這個問題,我說沒什麼角色,就想單純參與,把設計好、使用也好的國際知名品牌,帶給滑雪愛好者。我就是一個對滑雪對自行車特別愛好的從業者,你說讓我去推動一個產業啊什麼的,那(規模)就太大了,首先我也沒有那個能力,也不懂怎麼去做,所以只能帶動一些自己理所能及的事。   

Snow Show: 接觸滑雪二十餘年,覺得滑雪環境的趨勢有沒有什麼樣的差異?
很大的差異。畢竟這運動中國接觸的時間大概短短的十年,所以更多的人是把它當作一個「時尚」的活動,就覺得「我滑雪我就特別時尚」的概念,跟歐美朋友「冬天到了我就想、就要去滑雪」那種融入生活的想法還存在差異。現在2022要辦冬奧,一些冰上的活動理應會愈趨普及,未來的市場會很好,但是還需要時間。當雪場環境、週邊配套逐漸完善,普及性高了,也許時間長了,原本追求時尚的在觀念上也會有所轉變,慢慢讓滑雪跟自己的生活接軌、更生活化。就像滑板,現在中國玩滑板人的特別多了,不像以前大眾觀感都是一些極限少年,說什麼不務正業在玩這些,現在已經漸漸像國外,都當作某些人生活的一部分了。

Snow Show: 能維持一個興趣其實並不容易,有什麼地方可以讓剛入門的滑雪同好找到更多樂趣,並延續下去?
首先,多參與不同形式的活動。可能這次活動參與完你不一定喜歡它的方式,那還是可以試著參與其他的,讓自己慢慢先了解滑雪。再來就多嘗試不同滑雪場,雪場本身環境的風格、雪道的風格、周遭的氛圍不同,滑的感覺肯定就不一樣,然後找到適合你的就可以多練習。接著可以找個教練或是會滑會教的朋友,循序漸進掌握技巧,要不技術不行一上就高級道,哪一天滾下來,估計再有兩次就對滑雪一點興趣也沒有啦。千萬別像我們二十年前那樣沒人教還得自己摔出來,好在我們比較耐摔!哈哈哈!

Snow Show: 現在滑雪活動逐漸進入家庭,你讓自己的兒女從小滑雪嗎? 怎麼教?
嗯,我全家都滑,我女兒五歲了,他兩歲半時我就教她滑。小孩嘛,別要求他滑什麼樣,只要讓他喜歡在雪上,讓他自己去感受。小孩的感受程度很快就入門,而且骨骼筋肉也比較軟些,摔兩下也沒事,先讓他熟悉,到了四歲多的時候,教他兩下,自己體驗體驗就會了,當然首先還是要讓他喜歡。

Snow Show: 未來對滑雪在生活上或是方式上有沒有什麼期待?
我本來喜歡滑雪或是騎車,都是因為高自由度的掌控性,我更多是較偏向極限的玩法,就玩玩公園、跳台這種,但現在歲數都快四十了,漸漸就偏向free ride、打山或是滑滑野雪。要是有更多時間,想找些沒去過的,像是阿拉斯加、西伯利亞這種可能會雪崩,但雪況、自由度都更好的雪地,去享受滑行、去打山。目前就計畫去加拿大體驗一下「直升機滑雪」。

Snow Show: 在全世界追雪的經驗中,有什麼特別有趣或驚險的體驗?
我記得有一次去法國碰了一次雪崩,那剛好在我們滑完了之後大概半分鐘一分鐘崩掉了,這要是晚點滑下來,也許我啊,就長眠在法國山上了呵呵。這樣說可能不太好,不過我就偏愛滑那種雪崩區,特刺激啊!有次在日本就因為闖了一次被巡邏隊追過,還要把我的雪票給沒收了,最後大概因為語言不通他們就走了。說真的,這感覺就是特別好,特刺激。不過我們一向還是比較謹慎,這樣真的也有危險,為了不一次就這樣擱上了(掛了),喜歡冒險還是要特別謹慎。

更多專訪故事:
無限創意的天才選手 – Yuki Kadono 角野友基
台灣首位CASI滑雪系統訓練官專訪 – Rusty Lin
BMX降速車與雪板雙棲職業運動員 – 李顯一

snowshowasia

POSTED BY

MORE FROM TAG
2021/4/6
Willis
Audi Nines 表演賽一直將滑雪場地設施推向令人驚豔的美學新高度 (未接觸過Audi Nines 的雪友 […]...
2021/2/24
Willis
Freeride World Tour 2021 (FWT 2021) 巡迴賽第一場賽事於Ordino Arc […]...
2021/2/21
Willis
Freeride World Tour (FWT) 是Freeride (道外滑雪) 的世界巡迴賽,每年賽事中 […]...
MORE FROM CATEGORY
2021/1/15
Willis
Pump Track,中文常稱為土坡或是泵道,是極限運動賽事如BMX腳踏車賽事常出現的賽道,由許多個U型的土丘 […]...
2021/1/4
Willis
肺炎影響許多雪友放棄了既有的滑雪行程,在暑期疫情期間,假如你很幸運地在南半球,那你還可以盡滑雪之樂,但可能會因 […]...
2021/1/29
Willis
身為雪場巡邏員(Ski Patrol)的陳奕辰在日本工作已8年期間,早期因為喜歡滑雪也聽說北海道二世古的雪很不 […]...